重新開始的Mindwave – 兩年後重逢

第一次使用Neurosky 的 Mindwave Mobile 是兩年前與文琪還有Ka5的【腦皮質編舞計劃】。當時最困難的腦電波部分都交給文琪神奇的大腦控制,我只需要把腦電波儀資料弄出來並且做視覺呈現。

當時,麻瓜如我帶上腦電波,都只有亂跑的份,完全是個無法控制自己腦的狀態。

今天接上腦波儀後,無論怎樣meditation指數就是無法上昇。先不論Neurosky被人詬病它的Attention與Meditation值沒有實際上統計的明顯差別(白話:難以控制)[1],但至少我記得兩年前我的attention與meditation都很容易變高。畫面下方那巨大白色粗體字「Please start the music player」,隨手就開了之前工作聽的梵音心經Youtube。

值開始上昇。

抓著那種感覺再推一點點… 結果就大哭了。過去這一整年,很難過的時間很多,一開始是太難過了整個麻木掉,後來是知道難過了會影響到太多人,所以最後也就繼續壓抑著。情緒這東西很奇怪,要不是在事件發生時就道行高深完全不被周遭所影響,一旦被影響到了,好像沒有辦法遺忘,它積著就是積著,要真的發洩出來才行。

大哭後,好像有鬆動一些。是種久未活動的關節熱身運動完的感覺。

其實我一開始是想要修多年前有人寫給Neurosky Midewave Mobile的Processing App的… 但時間與廣大的善心優秀工程師會解決這個問題,出現了新專用library,請出門左轉下載[2]。要注意的是會與json4processing相衝,需要暫時把json4processing移除掉才能執行喲。

嗯,應該要繼續維持這個感性Geek書寫。

[1] Kiel Gilleade. Manipulating the attention and meditation metrics. http://justkiel.com/wordpress/?p=345

[2] Think-Gear Java Socket https://github.com/borg/ThinkGear-Java-socke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