靜默

到達西班牙Gijon的第48個小時,開始害怕人跡卻又渴望人跡。

第72個小時,意識到語言區開始崩壞。在與剛認識的人說話過程中明顯感到吃力。

邊驚訝自己退化如此快速,邊意識到自己正如前男友說的:「分明就很需要人陪」。(然後心裡大笑真是旁觀者清。)

也再度開始怕狗。聽到樓梯間有狗吠,真的是拔腿就逃。

對於天生性格內向的人,社會性是訓練的結果。當少了這樣社會連結的必要性,縮回自己殼內的症狀竟然如此明顯。

開始要不就懶得吃東西,要不就過度飲食。

生活亂了常規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